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的官方博客舞台和总部

 
 
 

日志

 
 

【转载】诸暨东门第一“直”  

2014-02-13 22:1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暨东门第一“直”
                                                                                               -----------陈孔化书法欣赏
                                                                                                                                          陈泉永
 
 
               老家诸暨陈蔡是蔡元培的故乡,历史上文化积淀厚实。特别是上中下三蔡,是陈蔡的中心,也是诸暨东部包括嵊县、东阳山区一带的乡民到杭州上海的必经之地,陈蔡江源于斯宅、孝四经涅浦汇入诸暨的浦阳江到杭州。我一个高中同学的父亲在解放前便是撑排的高手,所谓撑排,就是撑竹排,当时公路不通,山货要运输到诸暨城关,山里必须用的日用必需品和日用消费品,也只好用竹排运输到山区,因此,陈蔡镇上想当年也是一处热闹的场所。乡间有闻达名绅,也有隐士及草莽好汉。传说陈蔡有十景,分别是:啸龙接汉、屏列旗鼓、竺尖耸翠、仙姑胜寺、荷麓生香、潭涵清紫、箭山遗迹、官员要岭、孝义清溪、飞凤朝阳。我在《水浅山高说陈蔡》一文中已经说了对陈蔡的记忆。

    民间向来重文尚学,我的父亲年少时在陈蔡镇上学徒,道听途说的掌故可谓不少。最要听的便是陈蔡镇上陈氏昆仲,陈孔化和陈望斗兄弟俩,一个写字,一个画画,至今在老家乡里尚传为美谈。诸暨人称书法为写字,其实,孔化先生是一位书法大家,从幼学书,是他的灵气和勤奋造就了他的作品。小楷要写得一根香一样,当时的书写体是竖式的,父亲说不但要写得像一根香一样直,而且要做到一根香盖上去,所写的书法不能露出半点墨迹,这个香,当然不是商品社会的高香,而是民间上坟用的土香。父亲还说,字要写得好,墨汁必须要写光几缸,是那种腌咸菜的大十石缸。我的天!怪不得前几年和书法家赵雁君说起墨汁时,他说用的是磨墨机,这个机器到没有见到过。

    听老辈人说,孔化先生的字写得硬,他经常用木匠师父锯下来的边角料作笔练习,这一点我到现在还不肯相信,肯定是有人误会了。因为前段时间刚看了关于林散之的一篇文章,其中说到林散之认为字写得硬,并不是毛笔硬,而是要用软笔写出硬字来,才是书家。有人说他的书法中的一“直”是他的灵魂,有人称他是“诸暨东门第一直”!这个说法我到深信不疑。直,便是“永”字八法中的“弩”,这个“弩”不是一直到底,而是有变化的直。据传,唐大历年间,颜真卿与怀素在洛阳讨论笔法,陆羽作了如下记录:素曰:“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真卿曰:“何如屋漏痕?”素起,握公手曰:“得之矣”。原来怀素和尚在和颜真卿谈到自己的用笔体会时,一连用了:夏云奇峰、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坼壁之路这四个比喻,而颜公却不以为然,问道:“何如屋漏痕?”就是像屋漏下来的痕迹那么自然,怀素听了,茅塞顿开,握手惊呼之“得之矣!”我们欣赏孔化先生的直,也如颜鲁公说的像“屋漏痕”一样,尤其是他的一直,果然极有那种挺胸,充满力量与美的享受!

    直到我在陈蔡读初高中时,才得以看到这位书法大家,满头银发,高高的个子,清瘦但精神,上身穿一件蓝时令布衣,下穿旧式的直筒裤,一双布鞋,当时陈蔡镇上的汽车不多,早上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常常看到他一个人在汽车路边上散步,我当时年轻,不敢上前打招呼,只是远远地看,就这么一个老者,胸中自有雷霆风云,笔下可有长枪短刀。

    我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但业余还画一点画,县文化馆就召集一些业余书画爱好者开会培训,认识了已经退休回家的孔化先生的胞弟画家陈望斗先生,老家距陈蔡只三里路,便有空就到望斗先生家去请教,望斗先生和孔化先生就住在两隔壁,偶尔也看到孔化先生坐在天井边的沿廊上和第四代孙辈怡情玩乐,我从来都不去打扰。我看到过望斗先生的作画过程,但没有看到过孔化先生写过字。那时正值文革年代,人们对书法也没有现在这么重视,一些书法家为人处事也相当低调,孔化先生则是低调中的低调,想看他的书法表现就更难了。

    我的高中班主任蔡礼福老师是陈望斗先生的学生,蔡礼福老师的办公室中挂有一幅孔化先生的书法作品,是毛泽东的诗“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这幅气势磅礴的书法,我到现在还记得其中的章法结构。也有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间架,大小错落有致,有的如长枪,有的像短刀,有的若沉鱼,有的比落雁。有的是稳笃笃的不败金刚,有的胜妙现庄严的南海观音。在这幅作品前,我常常是一站就不肯离开,这池水的“池”最后一笔,可谓惊心动魄,比作《三国演义》里的常山赵子龙的长枪,令人叫绝!后来我留意之后,看到他在民间的作品就多了一些,有老式的对联,也有毛主席的诗词。每次看到总会赞叹不已。


    陈孔化(字壮图),浙江诸暨东白湖镇(陈蔡)人。胞弟陈望斗,花鸟画家。孔化先生是一位多才情的书法家,不仅出身于书香门第,而且勤勉力学,书法草隶行楷莫不雄浑刚健,苍劲有力,草书深得右军、怀素等名家笔法,龙蛇飞舞、气势磅礴;隶楷则宗北魏,学赵之谦、颜真卿诸家,运用方笔,雄健苍劲,别具一格。由于学历深厚,广采博引,法古人而不泥,融会贯通,而自成独特之风格,享誉当时。

    特别是孔化先生对“写”的追求,不仅仅局限于对一个字的点画形态的雕琢,而是致力于作品整篇气息的营造,也就是章法。这次老家一些爱好者为孔化先生办了一次书展,我就孵在那里整整半天,意犹未尽之下,拿出手机拍摄了他的所有展品,每当工作空余时,就会翻出手机上关于他作品的相片,细细品味。我不是书法家,但我是一个书法爱好者,我们看先生的作品,第一感觉是他的书法雄健刚强、蓬勃向上,给人以力量,爽朗的印象。其次是有碑味十足的气息,好像电脑上的黑体,八级台风都吹不动。第三是严谨,细审之下,可见其结字渊源都有出处,绝无杜撰。第四是用笔果断、笔法丰富而精到,刚柔相济,而且功深力到。另外,最令人叫绝的是灵气,他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写得极为轻松自如、峻爽无碍,真可谓妙造自然,宛若千年古藤,其精湛的笔法、字法的驾驭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孔化先生活到1977年,时值86岁。但他的作品却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诸暨东门牙第一“直”(陈孔化书法欣赏)陈泉永作 - 网易。陈泉永 - 网易。陈泉永的博客

浅深红白宜相间,先后仍须次第栽。我欲四时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陈孔化壮图书欧阳修诗 )

 


诸暨东门牙第一“直”(陈孔化书法欣赏)陈泉永作 - 网易。陈泉永 - 网易。陈泉永的博客
江摇白练下晴空        (陈孔化壮图书法)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