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的官方博客舞台和总部

 
 
 

日志

 
 

【转载】转载:谈歌给老郑说书法  

2014-07-08 20:5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老郑的书法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转载: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转载: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

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

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老郑的书法 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前些日子我和老谭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刚写了两幅字,我说那你干脆来我家吧,我正好裱了几幅字,你给我指导指导。于是他打车就过来了。趁老谭还在路上时,我把近几年得意之作铺在床上,以方便他来了浏览品评。老谭文学成就很高,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他闯荡江湖多年,各个领域里交了不少朋友,见多识广眼光不俗,我的字他不一定看到眼里。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身边练书法的人较少,即使来个一知半解的人不痛不痒地指点一番也说不到点子上,目前我正处于学习过程中的“瓶颈”状态,迫切需要一个行家来指导。这节骨眼儿上,老谭来了。我和老谭是二十多岁时因文学而交往的朋友,平时聊得多是人情事故和文学创作方面的技艺,虽然彼此都喜欢写写画画,但为书法聚在一处这还是第一次。老谭来了,没喘口气便开始看我的作品,看了一会儿说我的字法笔法墨法都没问题,只是款法印法不好。 “有纸吗?我告诉你这印盖在什么地方好。”然后大笔一挥,秋风扫落叶般地一连写了好几张斗方。细看起来,他书法的风格和他的小说一样的滋懿汪洋,甚至有些诡异。与文学相比,我觉得书法更像是一门民间手艺,无须你把技艺吹得天花乱坠,只需现场亮活就能一决雌雄。这也正是书家们的快乐,只要有场合,不用邀请,他们便会“不觉技痒”。老谭的书法手艺不落俗窠,飘逸、洒脱、不拘一格,有很强的辨识度。和他的性格一模一样,更和他的小说一模一样——剑走偏锋,出奇制胜。这让我想起他的近作《闲读名著》,他说林黛玉蹬鼻子上脸不顾自己寄人篱下的尴尬处境爱上荣国府的副董事长贾宝玉,你说这还不把那些红学家和那些迷恋林妹妹的人们活活气死。老谭喜欢颠覆传统可见一斑。毕竟是小说家,老谭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写书法大作品时,开头几个字一定要先声夺人。就像你看一个小说,三十秒过去了,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 

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    转载: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一点温情的细节让人动容。) *字一定要写出个性来,不要中规中距地写,现在写字的人太多了,得想办法让别人认识你并且记住你的作品。有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把书法当书法写,而是把书法当字来写了。 *临古人是最基础的东西,临到一定程度,就要敢于脱开帖子,大胆地进行研究创作。抱着古人的字帖不放,它肯定要束缚你。 *学书法一定要学古典文学,自己最好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不惯有些书法名家到哪去都带着一个本子,写来写去都是唐诗宋词名言警句。 *单就王羲之的字来说,并不那么完美,但他的神采与气韵千古以来无人能比,这个东西你就临了千家万家也临不出来的,那是字之外的东西。看着老谭写字,突然想起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夸张幽默而又深刻辛辣,看着开心解气,时不时地还会报以会心地一笑。 注:老谭即谭同占,笔名谈歌,保定人,全国知名作家,河北省作协副主席,代表作《大厂》。老谈的书法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   转载: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人物还没出来,这小说基本上就不用看了……作品的字不要太密了,不然会显得拥堵,要敢于留白。就像看小说一样,如果情节中只有张而没有弛,你会感到很疲劳……书法作品和小说一样,你语言再好没故事不行,你故事再好没语言不行,你故事语言都有,结构没搭好也不行……他说他写小说没人教,全凭自己悟,有人要拜他为师写小说他觉得很可笑,对生活的领悟不是教出来的,全凭自己悟,他告诫我不要总听别人的鼓惑,重要的靠自己用心去悟…… 和老谭聊了一下午书法,皆是他的经验之谈,记录几段并写在这里,也许对他的小说粉丝们、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书法初学者们有益。 *字法:结构要出奇不意,不要按常规出牌。有人真草隶篆行皆漂亮,但写了一辈子名气都不大,就是吃了字太漂亮的亏。因为书法不是美术字,书法要有鲜明的个性。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那些嗓音很特别的人总能受到观众追捧和喜爱就是这个道理。 *笔法:写字不要拘泥于中锋用笔,既然古人把书写的工具做成带毛的笔,你为什么不能八面出锋呢? *章法:一篇作品中的“白”是最美的,“白”可以留给人想象的空间,“留白”是关键,要敢于大胆留白。 *墨法:不要一次性调好墨。(老谭没多说,但他写字时先蘸墨,然后在净水里蘸水,之后再一次蘸墨。他的字每个墨色都不同,全篇看起来墨色变化就丰富。) *款法:一个斗方里,最好不要把款识放在正中间,一是堵,二是四平八稳不好看,放在一侧,中间留出大块的白来才好看。(老谭的小说大波大浪,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书法亦然。) *印法:现在好多人用印都用滥了,有的是喧宾夺主,有的把作品弄得乱糟糟。印用得越少越好,只要点晴之笔。(老谭现场书写了一个斗方,然后盖了一枚小章。这枚小章果然是点晴之笔。个性张扬的四个字再配上一枚灵秀精致的小印章,二者风格互补,味道果然不同。老谭喜欢写侠骨柔情的男人,大开大    转载:老谭给老郑说书法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