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的官方博客舞台和总部

 
 
 

日志

 
 

历代书法名家如何看待书法与饮酒  

2015-11-10 19:1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代书法名家如何看待书法与饮酒?本文主要从魏晋、唐代以及宋明这几个朝代说起。
历代书法名家如何看待书法与饮酒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一、书法与饮酒—魏晋风流的一种体现

      作为创作最自由的一个时期,从书法史上看,魏晋时期是完成书体演变的重要历史阶段。这一时期造就了大量书法家。着名的有钟a、王羲之、王献之、王询等。钟繇(151-230),字元常,三国魏颖川(今河南许昌人),又称“钟太傅”。钟群植长楷、行、隶三种书体。他用笔纯古,结构严谨、笔势自然、善精小楷。他的书法作品流传至今日有《宜示表》、《荐季直表》、《贺捷表》、《昨疏还示帖》等。梁武帝萧衍曾赞其作“势运刑密,胜于自运”。王询(350-401)字元琳,小字法护,山东临析人,官至尚书,是王羲之的族侄。其父王恰,祖父王导均善书,所以史称其“三代以能书称,家范世学,询之轻,亦有传矣。”其书法作品《伯运帖》,行笔峭丽,流杨自然,是我国古代草书中的精品。这些书法家大都为魏晋名士,具有独特的个性。什么是名士?《世说新语·任诞》云:“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可以说,饮酒是魏晋名士风流的一种重要表现.魏晋时期饮酒者之面广、人多,是以前各个朝代所不能比拟的。特别是那些文人雅士极少是不饮酒的。他们狂饮酣醉,放浪不羁,“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还专门写了一篇歌颂酒的《酒德颂》。《世说新语·客止》记载稽康饮酒曰:稽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酒的强烈的刺激作用,能焕发出人们隐蔽在内心的本真之性,所谓“酒后吐真言”正是如此。而且,嗜洒的书法家能用酒为自己营造一个良好的创作氛围,酒酣的人精神兴奋,头脑里一切理性化和规范化的落篱统统被里之度外,心理上的各种压力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创作欲望和信心增强了,创作能力得到了升华,自己掌握的技法不再受意识的束缚,写起字来,得心应手,挥洒自如,水平得到了超常的发挥,这时,往往会有上乘的佳作产生。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初向卫夫人学书法,后去官.与东土士子日尽山水之游,饮钓自娱,书法更加精进。其着名代表作,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享序),便是他聚饮时写就。地处会稽西南十余公里处的兰诸山下,相传是越王勾践种兰花的地方,“这里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王羲之《兰亭序》)面对这如画般绝美的山水,在晋穆帝司马腆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当时名士41人集会于会会稽山阴的兰亭,修拔楔之礼,曲水流筋,饮酒赋诗。“曲水流筋”的具体方式是筋随曲水流到谁的跟前,谁就取饮并赋诗一首,不赋者罚酒三斗。其中有26人即席赋诗。王羲之适逢酒酣,欣然命笔为之作序,写下了千古绝唱《兰享序》,以申其志。《兰亭序》是王羲之与朋友在悠游之余乘着酒兴用蚕茧纸、鼠须笔信手写成的。日后王羲之想写得好一点,然而“书百数十本,终不及之。”自己也叹为不可企及。《兰亭序》对后世影响极大,历代研究者很多,解绮在《春雨杂述》中说:“昔右军之叙《兰享》,字既尽美.尤善布置,所谓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鱼俄鸟翅,花须蝶芒,油然桑然,各止其所。纵横曲折,无不如意,奄发之间,直无遗憾。”蓝其昌在(画禅室随笔·评书法》中说:“右军《兰享序》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人法则,所以神品也。叹兰享序》章法的最显着的特点是纵成行,横不成行,这是考虑纵向阅读的方便.更重要的是为整体严密,避免呆板。如果纵不成行横成行,不但阅读困难,而且显得杂乱。《兰享序》的用笔也很有特点:朱和必在《临池心解》中说:“王羲之书《兰亭》,取妍处时带侧笔。余每见秋鹰搏兔,先于空际盘旋,然后侧翅一撩,翩然下攫,悟作书一味执笔直下,断不能困势取妍也。所以论右军书者,每称其蛮翔凤盆"包世臣说:“《兰享》神理,在‘似奇反正,若断还连’八字。,蔡希综在《法书论》中所说:“右军书《兰亭》,每字皆构别体.盖其理也。”(兰本序)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其中七个“不”字,二十个“之”字形态无一雷同。当然.将同一个字写成许多形态并非一件难事,但王狡之为避免“状如算子”、“一字万同”的艺术思想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兰亭序》中的字左右顾盼,互相呼应,映带左右.长与短.粗与细.收与放,藏与礴,硫与密,虚与实等都做到了恰到好处。正如方孝孺在《逊志斋集》中说:“学书家视《兰亭》,犹学道者之于《语》、《孟》。羲献余书非不佳,唯此得其自然,而兼具众美。件之德盛仁熟,而动容周旋中礼者,非勉强求工者所及也。”《兰亭序》是在兰亭聚会后即兴创作而成的。除了当时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佳宾等因素外,与饮酒有着直接的关系。

  二、书法与饮酒—唐代文人士大夫的风尚

  书法到了唐代,出现了空前兴盛的局面,涌现了大批书法家,有成世南、欧阳询、褚遂良、张旭、颇真卿、柳公权、释怀素等人,就连唐太宗李世民与诗人李白也是值得一提的大书法家,各种书体到唐代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而且由于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出现了蒸馏白酒,文人士大夫嗜酒者日众。当时,酒肆林立,酒成了诗人创作灵感的诱发物,书法家舞显激情的催生剂。

  唐代诗人贺知章好饮酒,名列“饮中八仙”之首。他善隶书、草书,“每醉必作,为文词初不经意,卒然便就,行草相间,时及于怪逸.尤见真率。往往自以为奇.便醒而复书.未必尔也”(《宣和书谱》卷十八)。

  与贺知章同时的张旭善草书,有“草圣”之美名,其草书与李白的诗歌、装妥的舞剑被誉为“三绝”。《新唐书·文艺(中)·张旭传》中说“旭,苏州吴人,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世呼张颠。”他的得意之作多写干酒酣之后。诗圣杜甫作《饮中八仙歌》,曰:“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奄落纸如云烟。”诗人李顾《赠张旭》亦有“礴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兴来洒素壁,挥笔如流星”之句。形象地描绘出草圣张旭饮酒大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的紊放之气。其作品《古诗四贴》,写在五色笺上,前两首诗是皮信的《步虚词》.后两首是谢灵运的《壬子晋赞》和《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赞》,书写运笔无往不收,正如唐代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所云:“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它技,喜怒窘穷,优悲、愉佚、怨恨、思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从草书焉发之”。

  唐代诗仙兼酒仙的书法家李白,诗风雄奇豪放,想象丰富,语言流畅自然,音律和谐多变,畜有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他一生嗜酒,酒酣之时便是诗情如潮之时,乘酒兴挥奄作书当成家常便饭。干是文坛上流传着醉太白命高力士脱靴,让杨贵妃磨里的佳话。杜甫着名的《饮中八仙歌》云:“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极其生动地道出了诗仙李白和酒的关系。李白的性格和他那不朽的诗篇一样出名。至今许多酒店仍然在厅内悬挂“太白遗风”的匾额,就是人们对这位酒仙诗人的怀念。

  李白在《拟古》中写道:“提壶莫辞贫,取酒会四邻;仙人殊恍惚,未若醉中真。”说明了他追求“醉中真”的愈境,他乐观自信,放纵不羁把饮酒之乐看得高于一切。“钟鼓撰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爽,惟有饮者留其名。”“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怀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有了美酒,就是最好的享受,也不必追求神仙了。

  李白一生游历天下,许多人都愿意同他交往。交往之中,饮酒是必不可少的。当时径川的一位乡绅叫汪伦,他久墓李白大名,想有机会目睹这位大诗人的风采。于是他就修书一封,邀请李白赴径川游历。其中写道:“先生不是喜欢游历吗?这里有十里桃花的美景,供您观赏;先生不是喜欢喝酒吗?这里有万家酒店供您痛饮。”李白读后,高高兴兴来到径川,却根本没见到什么十里挑花和万家酒店。这时汪伦才告诉他:“桃花是潭水名,并无桃花;万家是一位酒店主人的姓,并无万家酒店。”李白听了畅怀大笑。二人衰爽地饮酒同乐,抒发情怀。汪伦巧妙地抓住了李白喜欢游历,嗜好饮酒的特点,邀来了这位“酒仙”,一同聚会。

  李白为了感谢汪伦的一片深情厚意.在汪伦送他走时借题发挥专门写了一首诗《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成为诗坛的一段佳话。

  李白的书名虽然被诗名所掩,但历代书史中亦有些许记载,宋黄峪评说“李白在开元、天宝间,不能以书传。今其行、草殊不减古人。”清人周星莲《临池管见》亦说“‘太白书’新鲜秀活,呼吸清椒,摆脱尘凡,帆飘乎有仙气。”他的传世作品《上阳台帖》参差跌宕,快健流畅,顾盼有趣,元代书法家欧阳玄观此帖后.题诗云“唐家么乃锦袍仙,文采风流之百年,可见屋梁明月色,空余翰易化云烟。”

  李白一生嗜酒,至死不休,他希望“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饮三百杯。”愈到晚年,李白嗜酒愈甚。他抛弃了功名利禄,除了诗歌书法之外,惟一的嗜好就是饮酒。长期的饮酒生活,大大损害了李白的身体健康,最后李白竟死于过度饮酒的疾病。据郭沫若先生的研究,这种慢性病症很难有治愈的希望,而李白嗜酒引起的酒精中毒,则更加重了他的病情,“李白真可以说是生于酒而死于酒”--郭沫若《李白与杜甫))。

  唐代书法家释怀素(725-785),字藏真,俗姓钱,湖南长沙人,相传他以漆盘、漆板代纸练字,最后将漆盘、漆板写穿,写秃了的笔头堆积成为“笔家”。他以狂草出名,因继承张旭之草书,有“以狂继扁”之称。怀素和尚,亦好饮,且酒!过人,“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已后始顺狂。一颠一狂多意气,大叫一声起攘竹。挥奄倏忽千万字”《唐·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酒后作书,“字字飞动,回转之妙,宛若有神(《宜和书讲》)。他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日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是唐代继张旭之后的又一大书法家。其主要作品有《论书帖》、《圣母帖》、《苦笋帖》、《食鱼帖》等。晚年作品《自叙帖》,被明代安岐谓为“纵横变化发于毫端,奥妙绝伦有不可形容之势。”

  三、书法与饮酒—宋明书法家的情趣

  酒,给古今书法家带来快乐,把盏可以畅神,痛饮可以开怀。书法得酒更神奇!有的书法家喝醉酒之后,写出的作品多出珍品,其书写水平之高、艺术境界之妙,足以让书法家酒醒之后自感惊奇。误以为有“神力”相助。其实,相助者非神力,而是酒力,也可以说神力来自酒力。这是因为,酒有一定的物质刺激性,它通过血液循环作用于人的大脑皮层和中枢神经,使之处于兴奋状态,人的情绪也随之逐渐激动亢奋起来。于是书法家们往往会产生一种急于宜泄的心理渴求和艺术创作的冲动;同时,在酒力的支配下,书法家有一种舒畅感、自由感。并极力想通过书法创作这一形式来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他们借酒力奋笔疾书,笔尖挟情感倾泻在宣纸之上。其气势之盛、情绪之激昂,远非平时可比。留下的醉里,其线条之圆润流畅,风格之衰放纵逸,气韵之生动传神,也绝非酒醒后所书之可及。酒催情生,势借酒起,如果情被称作翰益之魂的话,那么.酒则理所当然地可算作翰益之胆了。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书法创作实践很有代表性。志存高远,性格紊放的陆游,为了祖国的统一,呐喊了一生。由于投降派的打击.使他报国无门。悲债之中,常借酒之醉呈发泄胸中的不平之气,表现渴望跃马挥戈横扫敌阵的英雄气慨。他的《草书歌》一诗生动形象地再现了自己醉中作书时的激情与狂态,诗云:“倾家酿酒三千石,闲愁万解酒不敌。今朝醉眼烂岩电,提笔四顾天地窄。忽然挥洒不自知,风云入怀天借力。神龙战野昏雾腥,奇鬼摧山太阴黑。此时驱尽脚中愁,捶床大叫狂堕峨。吴笺蜀素不快人,付与高堂三丈壁。”诗人醉眼看世界,自觉风云人怀。胆粗气衰,天地为之变窄,狂兴随之大起,笔下草书如神龙腾雾,奇崛惊人。由于“狂来纸尽势不尽,”于是拨墨于堂壁之上,将心中块垒一扫而光,让痛快淋漓之感充滋胸间。

  宋代文人苏舜钦“善草书,每酣酒落笔,争为人所传”(《宋史·文苑传》)。他官运不佳。被滴放到苏州时,常练草书,有时酒酣落笔,较之平时更洋洋洒洒,别具一格。大文豪苏东坡一生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特别是到了晚年,嗜酒如命。他爱酒、饮酒、造酒、赞酒。在他的诗、词、散文、书信中都仿佛飘散特酒香。“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酒酣胸胆尚开张,西北望,射天狼”等等,为了赞酒和造酒,他专门写下了六篇酒赋。他酒量不大却常常饮酒,而且往往于醉后作书。着名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诗句,就是苏东坡与友人在西湖湖心本饮酒时,半醉半醒的乘兴之作。苏东坡几乎所有的诗、词、文、斌都是在饮酒后写成的,他自称“仆醉后,乘兴辄作草书十数行,觉酒气拂拂从十指间出也。”(《跋草书后》)苏东坡不但是美酒鉴赏家,而且还是一个“酿酒专家”。苏东坡造酒是从他贬请黄州开始的,开始时他酿造蜜酒,这是用少量蜂蜜掺以燕面,发酵,以米和米饭为主料做成的米酒。在定州任职期间,他还做过松酒,这种酒甜中带点苦味。被贬广东惠州,他又特酿桂酒,就是以生姜、桂元作配料酿成的药酒,可以温中利肝,轻身健骨,养神发色,常服可以延寿。除此之外,苏东坡还酿造过“真一酒”、“天门冬酒”、“蜜柑酒”等。苏东坡还写过《酒经》,相当具体地谈到了制曲.和曲;用米,用曲,用水的比例;加曲;加水的时间、火侯和酿造过程中出现的正常和不正常现象,以及应注意的事项。苏东坡酿酒既解了白己滴贬生活的烦闷,又增加了生活的情趣,滋润了自己的文学创作和书法实践。他的文学和书法作品往往是乘酒醉发真兴而作.黄山谷题苏轼竹石诗说:“东坡老人翰林公,醉时吐出脚中盈。”他还说:“苏东坡恢诡诵怪,滑租于秋毫之顺,尤以酒为神,故其筋次滴沥,醉余频呻,取诸造化以炉钟,尽用文章之斧斤。”看来,酒对苏东坡的艺术创作起着巨大的作用,连他自己也承认“枯肠得酒芒角出,肺肝搓牙生竹石,森然欲作不可留.写向君家香色壁。”苏东坡酒后的书画创作正是其脚中蟠郁和心灵的写照。  

  明代祝允明(1460-1526),字希哲,因右手六指,自号枝山。嘴酒无拘束,玩世自放,下笔即天真纵逸,不可端倪。与书画家唐寅、文征明、诗人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飞祝允明狂草学怀素、黄庭坚。在临书的功夫上.他的同代人没有谁能和他较量。他是一位全能的书法家,能以多种面目创作,能写小楷、篆隶、大草,也能写古雅的行书和巨幅长卷。祝允明被认为是天资卓越.腕与心应,神采飞动.情生笔端的大家。他的作品表现出极强烈的个性和意蕴。明代蓝其昌在其着作(容台集》中说:“枝指山人书如绵裹铁,如印印泥。”祝希哲临写过《黄庭经》小楷,明代王释登(处实堂集》说:“第令右军复起.且当领之矣。”又说:“古今临黄庭经者不下数十家,然皆泥于点画形似,钧环戈碟之间而已。枝山公独能于集燕绳度中而具衰纵奔逸意气,如丰肌妃子着霓裳在翠盘中舞,而惊鸿游龙,徊翔自若,信是书家绝技也。”评价之高,无以复加。

  醉酒之嗜,激活了二千余年不少书法艺术家的灵感,为后人留下数以千万的艺术精品。他们酒后兴奋地引发绝妙的柔毫,于不经意处倾泻脚中真腌,令后学击节赞叹.甚至顶礼膜拜。这种异常亢奋是支持艺术不断求索的宝库,使无绪而趋干缤密,经纬天成;使平淡而奇崛,逮若神助,笔下生花,而一旦罢杯,则神采乏力,冥思无端。历史上不少大书法家并不满足于细品助兴,小盏频频,而是开怀畅饮,激昂腾奋,创作时则笔走龙蛇,异趣横生,线条旋舞,只恨里少砚浅。可以说,大部分书法家的许多艺术精品的产生,都与酒密切相关。当然,他们之所以能创造出精湛的艺术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的勤学苦练。但是,也绝不能忽视酒对书法作品诞生的巨大推助作用。正是:问君何举如椽笔,跃上云端酒使狂。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