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的官方博客舞台和总部

 
 
 

日志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2015-03-20 17:0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鸿宾先生,自号老书,满族,呼和浩特市人,现居包头,是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会员,擅长行书。1998年后开始参加各种书法展览,包括中国美术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敦煌书画艺术大展组织的大型书画展。

        张鸿宾先生的书法行云流水,顺畅自然,给人一种青春而飘逸清丽的印象。虽然他自号老书,但是他老先生的书法没有一点一丝老气横秋的意味:他用墨始终是清润的,不用重墨,不见有任何墨的凝结,始终让人感受到他的毛笔在纸张上的速度是匀顺的,写字的动作是从容不迫的。特别是边款的小字,潇洒率达,更能看出几十年笔墨的修养功夫: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虽然我们在鸿宾先生博客上看到作品的差不多都是行书,但是感觉到他老先生年轻时一定在楷书上下过特别的功夫,特别是欧体楷书上一定有过多年的浸淫。有人说他是行草的高手,散人更愿意把他归类在行楷的高手行列,因为他的结字虽然时像行草,但是笔意更像行楷,字距和行距的处理也是行楷的章法。楷更多体现着严谨和功力,草则更多体现着变化和反叛,鸿宾先生的书法显然更属于前者。

很多人追崇书法的法度,鸿宾先生不但追崇法度,而且在实践中坚持遵循。看他的博客,在那么多的书法作品中,他对字距行距和字结构的把握始终是严谨的,书法作品千变万化,但是他的章法结构保持如一,浑然成像,形成一种风格上的明显的标志,一种个性化的可识别性。

鸿宾先生退休前是中学高级教师,从他的文字中可以猜想他是对学生对自己要求都非常严格的老师,而且可以猜想他老先生作为教师有着以自我为中心的控制力。无论对教学的流程还是对教学环境中的人际关系,猜想他始终保持着一种自我为主的控制。即使在教师群中,猜想鸿宾先生也是那种相对自我中心的人。但是,就像他能牢牢地控制住自己的笔墨一样,鸿宾先生对他的自我中心也一样会始终控制在一个合适的度,他应该是那种从不走板儿的人,有一种含忍但是却不隐藏的独立气象,一种特立独行。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鸿宾先生是1940年出生的老先生了,但是在他的书法中看不到丝毫的暮气,看不到丝毫的迟滞。从鸿宾先生的书法中看得出他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外向热情的人。有人说区分人心态是否老了的办法很简单:年轻人总是向未来看,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种种,而老年人总是向过去看,夸耀或者沉湎与过去的种种。从鸿宾先生的书法中感觉到,他是依然抬眼望向未来的人。

        行笔的提按之间表现着书法的力度,在按的过程中表现力度相对容易,在提的过程中表现力度相对难一些,而鸿宾先生就是主要在提的过程中表现力度的那一种。看他的书法,几乎就看不到他用力过老的时候,悬肘书写中的腕力和平衡性是体力充沛的年轻人才有的吧,所以散人认为鸿宾先生笔墨的骏逸其实是富有青春朝气的年轻人的那种骏逸,充盈着一种喜气洋洋的气象,没有丝毫的沧桑感。

        这种喜气洋洋的书法气象,对于七十岁的老人来说,其实殊为不易。人生七十年,如何能不有沧桑感?一定是年虽长矣而内心青春常在、希望常在。旧中国艰辛的生活经历,新中国动荡的政治运动,改革开放以后的起伏跌宕,对于七十岁的老人来说生活的积淀会有多少沉重、多少复杂?对于一位老知识分子来说会有多少对世态变幻的感慨?对于一个始终坚持原则、挺直了腰板儿生活的人来说,会有多少内心的、外在的疮疤?

        我们应该能够理解七十多岁父辈人生活的种种艰难困苦,然而,鸿宾先生笔下的书法就如同清冽的酩泉,依然是清醇透明,丝毫不输于青春正盛的年轻人。几十年生命中的风雨烟尘,涤荡而尽,从鸿宾先生的清醇书法,我们管窥了到他老先生的精神世界: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翩若惊鸿—张鸿宾书法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