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的官方博客舞台和总部

 
 
 

日志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2015-05-27 00:4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马骏书法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沈曾植(1850--1922),浙江嘉兴人。字子培,号巽斋,别号乙盫,晚号寐叟晚称巽斋老人、东轩居士,又自号逊斋居士、癯禅、寐翁、姚埭老民、乙龛、余斋、轩、持卿、乙、李乡农、城西睡庵老人、乙僧、乙穸、睡翁、东轩支离叟等。他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以“硕学通儒”蜚振中外,誉称“中国大儒”。

    沈曾植以书法名世,其章草颇有新意,曾率先研习章草体并将之融入行草中,形成独特的个性风格。但他首先是一位学者,其弟子唐文治曾说:"先生于学无所不精、囊采六经,出入百家诸子,贯天人之奥,会中西之通。   

    沈曾植1850年生于北京,光绪六年(1880)进士。历官刑部主事、员外郎、总理衙门章京、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校长等,曾助康有为变法,为北京强学会发起人之一,辛亥革命后居于上海。

    沙孟海先生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中把沈曾植的书法列为“帖学”的殿军人物,称“他是个学人,虽然会写字,专学包世臣、吴熙载一派,没有什么意思的;后来不知怎的,像释子悟道般的,把书学的秘奥一旦豁然贯通了”。这与王蘧常先生在《忆沈寐叟师》中称“先生生前先以书法为余事,然刻意沈曾植作品经营,竭尽全力,六十四岁后始意写字。至七十三岁去世,用力极勤,遂卓然成为大家。” 二说大同小异,同的是称沈曾植大器晚成,不同的是一说沈中年之前“没有什么意思”;一说是“刻意经营,竭尽全力”。据沈曾植的生平经历来看,王说更接近些。据沈曾植自称晚年书画之缘始自光绪壬寅〔53岁)辞去南洋公学监督后,重入都门时。
    沈曾植“早岁欲仿山谷,故心与手忤,往往怒张横决,不能得势。”(又马宗霍《霋岳楼笔谈》)但临池之志仍然无间矣。在未中举之前,学书以晋唐小楷为主,因为当时江浙——带文风鼎盛,多数士子为了中举,多练习所谓的“馆阁体”。以至于沈曾植晚年在回忆时还为“馆阁体”辩护,说:“唐有经生,宋有院体,明有内阁诰敕体,明季以来有馆阁书,并以工整见长,名家薄之于算子之诮,其实名家之书,又岂出横平坚直之外:推而上之唐碑,推而上之汉隶,亦孰有不平直者。虽六朝碑,虽诸家行草帖,何一不横是横、坚是竖耶?算子指其平排无势耳。识得笔法,便无疑己。永字八法,唐之闾阎书师语耳。作字自不能出此范围,然岂能尽。”(见《海日楼札丛》卷八)同时,他还得笔于包世臣,取径于邓石如、吴让之。沈曾植曾有诗曰:“百年欲超支吴老,八法重添历下读”,又云“包张传法太平时,晚见吴生最老师。”(见《忆沈寐受师》沈曾植《行书七言联》)所流露的正是这一阶段的学书痕迹。
    之后,他又接受包世臣“备魏”可以“取晋”的观念,取法北碑,尤嗜张裕钊的书法,并确确实实练了一阵子。这与他在光绪六年成为进士,北上就仕,开始经营收罗一些碑帖,这是他后来自谓“书学深”的开始。当然,他对待碑帖的态度未必全是艺术的眼光,有时月考证舆地、史实的目的,但对他今后书法气质的演变有着积极的影响。即使成不了“书家之字”,尚可作“学人之字”观,这与他“学人诗人二而为一”的主张相一致的。
    王蘧常先生把沈曾植的书风演变分为两个阶段:六十岁之前“为孙隘庭临《郑文公碑》,绝少变化;又见为予外舅沈公仲殷写佛经卷,当时诧为精绝者,亦不能过安吴轨辙。”(见《忆沈寐叟师》)六十岁之后,“真积力久,一旦顿悟,遂一空依傍,变化不可方物。”(同上)事实上,沈曾植学书情况比这样复杂多多,尤其是晚年。据目前所见的作品来看,沈氏取法简牍、唐人写经、《二爨》、钟太傅、索靖、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黄山谷、倪元璐、黄道周都有些痕迹,这说明他还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碑帖结合,兼容并蓄。值得注意的是1910,沈曾植在题《伊川击壤集》、《曹恪碑》、《李澹圆先生叱牍归耕图卷》三跋时,纯用米芾笔法,驾轻就熟,非常老到。从中可以透出两个消息: —中沈曾植借米芾书凤来达到“意态纵横”的目的,他推崇黄小仲的“始艮终乾”之说从中得到了验证;二是取法米芾正是他实现“备魏取晋”理想的绝妙高招。因为他一生的学术与人生总旨皆的魏晋风骨上。正是他从米芾那里悟到了“八面出锋”的用笔方法,并将米氏刷字转化为“翻覆盘旋,沈曾植作品如游龙舞凤,奇趣横生”(见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这才是他书法的奥秘所在。

    沈曾植晚年的书法,包世臣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庄用笔的提按方面,而张裕钊与吴让之的影响反而不怎么显著。罗振玉在916年6月5日致王国维的信中曾提及沈曾植“服赝安吴,诋毁赵之谦一事”,可与佐证。夏承焘在《天风阁学词日记》卷二中记载:“冒鹤老尝遇寐老曰:君笔诚奇纵矣,然不过以方笔为包安吴耳。寐老拍其肩曰:此安可为外人道。”此又一佐证。王国维有诗赞沈曾植的书法是“古意备张索,近势杂倪黄。”作为同时代的大学者,此话切中要害。沈曾植中晚年的徘徊,正是在寻找表达“古意”的手段。既要出新,有要备复古之意。所以,他找准了以“新理异态”而著称的黄通周与倪元潞作为师法的对象。黄潜在《花随人圣童摭忆》中也指出了这一点。他还经常临习一些冷僻的碑版,这与康有为《广艺舟双揖》中的观点如出一辙。他常自称“书学深而书功浅”,晚年遍临诸碑帖算对“书功浅”的弥补。实际上,他到最后还未完全定型化,仍在探索之中。
    沈曾植天资高,理想富,性格内敛,毅力坚定,“藏身巧密”背后涌动着艺术的激情。沈氏晚年隐居沪上,仕途失意,心情抑郁,以诗书遣日。1921年,他正式在上海鬻书自给,以解生计之困,“海内外辇金求书者穿户限焉”。目前,社会上所流传的作品办大多在最后几年所书写的:但风格上很少雷同,说明他不墨守一家,博收广蓄的心态。他作诗主张要通“三关”,最后一关足“元嘉”。如何通“元嘉关”,他在《与金潜庐太守论评书》中提到:“但将右军《兰亭诗》与康氏山水诗打并一气读。”可见其境界是在“活六朝”,“庶儿脱落陶谢之枝梧,含咀风雅之推激。”(见《安般簃集序》)此一想法,在他书法中也有,惜未能点破。抑或是他自认为未臻此境,不便提出而已,不得而知。后来,陆维钊先生一生浸淫北碑甚深,到晚年亦有叹识王字真谛太迟之慨。真可谓是英雄之见略同矣。沈曾植(寐叟)(1850--1922),浙江吴兴人浙江嘉兴人,字子培,号乙庵,号巽斋等,别号乙公,晚号寐叟,浙江嘉兴人。生于诗书之家,学识广博,为晚清学者、诗人和书法家。学识渊博,精音律史地,诗文书画。其书初师包世臣,后工章草,参以二爨及北魏碑刻。清曾熙评其书法:“工处在拙,妙处在生,胜人处在不稳。”《七律》行书作品有“极缤纷离披存道沈曾植之美”,在书坛上占有重要地位。
    沈曾植书擅各体,尤以草书为佳。初学包世臣,复取法于邓石如,晚年转宗明末著名书法家黄道周、倪元璐,因而其书风始终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其书多用方笔,风格挺健峭拔,沙孟海先生评其书曰:“翻覆盘旋,如游龙舞凤,奇趣横生。”清末官至安徽布政使,民国时以遗老自居。
    虽然我们在遗老的形象中窥出一丝保守、刻板、落伍的色彩,但是书法上,沈寐叟却是一个相当有胆魄的创新大家,他以北碑传统为基点,在深入到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表现与线条表现)的深层内容之后,沈寐叟毅然决然,在以方笔作行草书方面作出了成功的尝试。他的方笔斩截、锐而不峭、厚而不滞,见出极强的驾驭功底。但更令人振奋的,还在于他以方笔顿挫带动行草书的连贯意识,把具体的连贯按照顿挫间隔成一组组意的连贯,在其中,既有古代章草的某种结体意识,又有努力求空间开张的横向宕开,更有方线条棱角、锋尖在不断交替过程中的勾连吻合之美,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种出众效果都是在流畅的挥洒过程中自然呈现,而不是刻意做作而的。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典型:作为遗老,沈寐叟深深重视清代碑学所具有的价值,他不可能跨越这个历史的规定。但作为艺术家,他又具备本能的开拓希望,因此他努力寻求在规定下的发展空隙,从一个清代人感到迷惘的风格夹缝中走了出来。在一时间,沈寐叟的北碑行草风成为民初书坛的一面大旗。

    沈寐叟以方胜,吴缶庐以圆胜;沈寐叟意在生辣,吴缶庐旨在醇厚。沈寐叟以小见大、以局部见整体;吴缶庐则从大见小、从整体到局部。两位大家可以标志着民初书坛上的两种不同路数,当然是同样有高度的路数。"昔年书法传坤艮,置我三王二爨间。满地残阳看绝笔,落花如雪泪如环。"此余师兄王君蘧常题其师沈寐叟墨迹之绝句诗也。王君十余岁由其父甲荣携往请业,寐叟未及与之论学术,简述书法奥诀告之,君晚岁题其真迹,为诗如此,余手录之,今稿不复存,尚能背诵不误。
    书法一道,非限于书法而为书法也,必与其人之学问德业、事功成就、时代特征,息息相关。尤于书法本身,穷源竟委,集其大成,自创新面,然可以前无古人,如寐叟者,所以被尊为"三百年来第一人"也。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章草大家沈曾植的作品欣赏 -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